Site Overlay

有一种神奇叫1999年欧冠决赛

评选欧冠历史上最不可思议的逆转,1998-1999赛季欧冠决赛排名第二,恐怕没有其他哪场比赛敢说排第一。

▲世界足球博物馆收录着1999年曼联捧起欧冠冠军奖杯的海报,海报上有曼联全队将帅的签名。世界足球博物馆是意大利乌布德家族四代人收藏,如今拥有藏品超过30万件。4月上旬,博物馆将在广州举办小型展览,敬请期待。

马特乌斯说自己一生失去过很多冠军,但从没有比1999年欧冠决赛之夜更让他痛苦的时刻。

那场比赛拜仁早早取得领先,开场仅六分钟,巴斯勒的任意球经过折射后打入曼联球门死角。

1比0的比分一直保持到第四官员举牌示意伤停补时三分钟。时任欧足联主席约翰森从主席台站了起来,走过曼联名宿博比·查尔顿面前时,他说了一句“抱歉”,随后和拜仁主席贝肯鲍尔一起进了电梯,准备下看台颁奖。

欧足联工作人员开始将拜仁色彩的丝带系到大耳朵杯上,德国电视评论引用了英格兰前锋莱因克尔的名言:“足球是很简单的运动,22个人追着一个球跑90分钟,然后德国人赢了。”

▲世界足球博物馆收录着1999年欧冠决赛纪念碑,上面有决赛对阵双方明细,以及两个曼联球迷永远难忘的瞬间。

加里·内维尔的传中赢得了一个角球的机会,贝克汉姆主罚。孤注一掷的曼联,此时连门将舒梅切尔都冲到了对方禁区里。

谁也没有顶到这个球,约克在远点勉强将球打回中路,拜仁后卫芬克解围不远,吉格斯凌空抽射没打上力量,球来到了谢林汉姆面前。

故事还没结束,拜仁开球,球很快被曼联断下,索尔斯克亚下底传中被挡,又是角球。

此时约翰森和贝肯鲍尔刚刚走出电梯来到场边,约翰森的第一反应是疯了,“输球的在跳舞,赢球的在痛哭。”

贝肯鲍尔看到记分牌变成了2比1,曼联领先,他问边上的保安:“怎么回事?是不是搞错了?不是拜仁1比0吗?”

保安告诉他,曼联打进了2个球。贝肯鲍尔很惊讶,“不可能啊,他们没有进球啊。”

这场比赛的主裁判是意大利人科里纳,当问及最喜欢自己主罚过的哪一场比赛时,科里纳总会提起这个诺坎普之夜,他永远难忘曼联奇迹般地登顶,以及曼联球迷最后那山呼海啸般犹如雄狮怒吼的呼喊声。

科里纳目睹一个个呆若木鸡的拜仁球员,负责看防索尔斯克亚的库福尔狠狠地用拳头捶着草皮,泪水不断往下流,卡恩坐在球门线上呆呆地望着前方,绍尔背靠着门柱一动不动。

此时比赛并没有结束,拜仁还要到中圈开球。科里纳将拜仁球员一一拉了起来,后来有人形容,此时他并不像一个执法比赛的判官,而更像一个战场上的军医。

一场比赛要神奇到什么地步,才会让弗格森在赛后如此感慨:难以置信,难以置信,这该死的足球!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